南方助孕生殖中心
菜单栏目
专用特种车,洒水车系列
图片展示
栏目名称

上海助孕生男孩

当前位置:南方助孕生殖中心 > 上海助孕生男孩 >
当前位置
广东试管婴儿费用有没可能医保报销?
来源:http://www.soubaok.com  日期:2022-09-14
[上海助孕机构排名]

1

1年前,59岁的盛海琳执意要做试管婴儿的新闻,曾引起社会广泛争议。

大家诧异于,一个如此高龄的老人,为何要冒这样大的风险去生孩子?生不生得下来且不说,生下来又该怎么养大?

很多人甚至觉得她很自私,做这种决定,对家人、对孩子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不过,争议归争议,人生还是盛海琳自己的,她在60岁那年,成功通过试管婴儿手术,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

如今11年过去了,她和她的双胞胎女儿过得还好吗?现在的她,又是怎样看待自己当初的决定的呢?

>

1>

在2009年的那场悲剧到来之前,盛海琳的生活过得十分幸福,事业小有成就,家庭美满和睦。退休前她曾是合肥一家医院的院长,丈夫则在高校任职。

当初,为了响应国家晚婚晚育的号召,盛海琳在27岁才与丈夫结婚,直到30岁才生下女儿婷婷。

对于这个女儿,盛海琳实在期盼太久,所以自婷婷出生起,她就把自己所有的爱都倾注在婷婷身上。只要是婷婷喜欢的、想要的东西,她都会尽全力满足她。

后来,当婷婷爱上弹钢琴,盛海琳也是二话不说,掏出所有积蓄,为女儿买下一架心仪的钢琴。

在无限宠爱中长大的婷婷,也没有因此恃宠而骄,而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乖巧懂事。从小品学兼优的她,几乎从不让父母操心。

随着婷婷工作、恋爱,直至结婚,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庭,盛海琳也和丈夫迎来了退休的清闲日子。

本以为退休之后可以安心等着做一名奶奶,日后全心全意帮婷婷带带孩子,享享天伦之乐,不料,盛海琳却在不久后,迎来了人生最沉痛的打击。


直到今时今日,盛海琳都还清楚地记得,2009年春节之际,女儿在跟女婿回安徽婆家过年前,为了给女儿撑门面,她特地为女儿置办了价值不菲的水钻皮靴和皮草大衣。就等女儿回来之后,给她讲讲婆家的见闻、趣事。

却没想到,还没等到归期,就等来女儿去世的噩耗。正月初五那天,女儿女婿在老家,因煤气中毒双双殒命。

突闻噩耗,盛海琳痛不欲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没了女儿,还有几十年我怎么熬呀,我这后面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啊!”

>

一直到料理完女儿的后事,盛海琳还是像丢了魂一样,整天心不在焉,坐着坐着就发起呆,想到女儿又连连落下泪来。

她不敢出入女儿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女儿留下的痕迹,只会让她触景生情,更添痛苦;她甚至不敢闭眼睡觉,梦里也会梦见女儿,可那只是美好的幻影。

就连听到外面传来孩子们喊“妈妈”的声音,都能让她的心痛苦地揪成一团,她再也听不到女儿喊她妈妈了……

最痛苦的时候,一向只相信科学的盛海琳,也开始求神拜佛,她想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女儿活过来,或者哪怕是见上一面。可惜不能。


看到盛海琳如此痛苦,寺庙的住持也忍不住出言劝导,可她说:“我没了女儿,我搂不到东西了,我不能整天抱着我女儿的骨灰盒,那是没有温度的呀。”

倾诉过后,盛海琳突然萌生了“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

最开始,她并没有想到自己生,而是打算领养一个。她先是问遍亲戚朋友,希望有人可以过继一个孩子给她,但没人愿意,大家甚至觉得她异想天开、太过想当然了。

此路不通,她又开始寻找其他的领养路径。刚好那时离汶川地震过去半年,她便打电话过去问可不可以领养孤儿,可孤儿们都被领走了。


后来,她又在新闻上看到南宁破获了一起儿童拐卖案,连忙打电话过去,却被对方告知,被拐卖的孩子是不可以领养的,都要做亲子鉴定等亲生父母来接的。

一次次的希望破灭,盛海琳的内心被逼到绝境,她忽然想到一个疯狂的主意:既然领养不成,她就做试管婴儿,自己生一个!

>

2>

60岁的程海琳,想做试管婴儿的决定,激起了身边所有人的反对。

一来,国内此前还没有过60岁高龄做试管婴儿成功的先例;二来,盛海琳早已停经好几年,她和丈夫也都不年轻了,身体素质大不如前;再者,做试管婴儿失败率太高,身体也吃不消。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冒险了。

并且,当初盛海琳在生女儿婷婷的时候,就遇到过胎盘滞留的情况,这是妇产科中最恐怖的情况之一,只能通过徒手剥离的方式将胎盘从子宫中剥离。

盛海琳作为医生,加上自己曾有过的生产体验,她无比清楚自己目前的这个决定,意味着此后会遭遇什么。

也许九死一生,也许赌上这条命也不会成功,但盛海琳别无他法,她必须有一个孩子,才能支撑自己活下去。

>

广东试管婴儿费用有没可能医保报销?

她即刻动身,先是去北京找了一家最好的医院,但医生一听说她的年龄,就觉得风险太大,直接拒绝了她。

之后又辗转各地,四处寻访医院,却都遭到了拒绝。无奈之下,她又回到安徽,找到当初生产婷婷的医院,一再承诺出现任何问题都由她自己承担,中途如果出现任何重大问题都立刻停止,医院才勉强答应她。

2009年10月13日,经过三个月的身体调养、打针吃药、恢复经期,盛海琳终于等来了试管婴儿手术,医生将三个胚胎放入了她的体内。

>

20多天后再去复查,三个胚胎竟存活了两个,这让原本做好了最坏打算的盛海琳欣喜不已。

但这才仅仅是第一关,盛海琳还没高兴太久,就迎来了强烈的孕期反应。

高血压、高尿酸、身体浮肿、大出血、恶心、头昏、乏力……所有怀孕会经历的危险和折磨,盛海琳几乎都经历了个遍。

但身体上的疼痛再难受,也敌不过她心里的难受,她全部硬生生的忍下来。


直忍到临床指标发出警报,医生建议提前生产,怕有大风险。

2010年5月25日,盛海琳剖腹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这一对体重不足4斤的早产儿,分别取名为智智和慧慧。

>

看着襁褓里瘦小的两个孩子,盛海琳的心里得到了莫大的安慰,而丈夫虽然没说什么,但从脸上的表情看来,也是喜形于色。

当时的他们,都没预料到,接下来的生活才是更大的挑战。

>

3>

60岁的高龄生育,已让盛海琳苦不堪言,而产后还要带两个孩子,更是让她心有余而力不足。

于是,又是请月嫂、又是请阿姨,还有孩子要吃的进口奶粉、尿不湿……突然剧增的花销,让她的退休金很快就见了底。

更别提之前做试管婴儿的费用,还有两个孩子因为早产住在保温箱里的费用,一笔一笔叠加起来,让盛海琳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恐慌。

早前没什么经济压力时,盛海琳过惯了大手大脚的生活,而两个孩子的到来,彻底将她打了个措手不及。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认真考虑两个孩子的将来:她必须在自己还能行动的时候存到一笔钱,供孩子们日后的教育和生活。

>

于是,在孩子还没满100天时,盛海琳就重返职场,打工赚钱去了。

因为有着从业多年的医生资历,盛海琳的工作主要是去全国各地做讲座,介绍营养健康知识。

平均每个月,盛海琳要跑20多个城市,马不停蹄的奔忙、演讲。

一年之中,她有200多天都在外面,和孩子总是聚少离多,经常在打视频电话的时候,看到孩子哭着要妈妈,她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哭。

但没办法,她不能停下赚钱的脚步,为了孩子的将来,她只能擦干眼泪继续在外奔波。


2016年,丈夫突然中风,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落在盛海琳的肩上。家里多了一个人要照顾,保姆就必须从原来的2个增加到3个,开销也随之加大。

而春节时,保姆都要回家过年,盛海琳则不得不留在家里,一个人照顾三个人。

每次感觉实在太难了、撑不住的时候,盛海琳总会偷偷哭上一场。但即便如此,这样的生活盛海琳也过了近10年。

直到2019年,一次她在外工作时,小女儿慧慧突发肺炎,她赶回家中照顾女儿时,自己也跟着病了一场。

才让盛海琳意识到,自己这些年里对孩子的陪伴实在是太少,而这种无限度的奔忙,也在无形中加剧了对她身体的消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

她仔细算了笔账,发现这些年里的存款也有差不多七八百万了,在合肥,这些钱供家里生活、孩子读书,已不大成问题了。

于是,盛海琳决定慢慢将生活中心转移到家庭上来,毕竟,家人才是她最在乎、最看重的。


4>

常常有人会问盛海琳:生了小女儿,会不会把大女儿忘了?

盛海琳说,“怎么可能忘记呢?记忆是割舍不断的。无论是婷婷,还是两个小女儿,她们对我而言都同样珍贵,带给我的喜悦是一样的。”

>

尽管搬过几次家,但新家里仍然摆放着婷婷的照片。盛海琳每次看到这些照片,依然还是会感到心痛,但随着小女儿慢慢长大,她也感觉到自己在被治愈,在慢慢走出来。

有时,她还会和两个小女儿讲姐姐的故事,智智、慧慧也会忍不住跟着妈妈一起难过,还主动提出要一起去墓地看望婷婷姐姐。


懂事的姐妹俩,总能给予盛海琳无限的治愈和宽慰,而她们所做的还远不止如此。

有次盛海琳去学校接女儿放学,被同学看到,便上来问:“这是你妈妈?不是奶奶吗?怎么这么老?”

盛海琳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两个孩子却很勇敢和坦然,直接回答说:“这是我妈妈,虽然妈妈年龄大了,但是她很漂亮啊。”

>

这种时刻,总让盛海琳觉得,有了她们姐妹俩,付出再多也都值得。

去年疫情期间,盛海琳还和孩子们度过了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段时间。每天,和孩子们在一起玩闹,陪她们一起学习、上课,盛海琳都会从心底发出感叹:“这是甜蜜的负担,很累、但也很幸福。”

这些年里,很多失独母亲听说盛海琳的故事后,都忍不住联系她,向她询问经验。


但她总是一边鼓励对方坚强地活下去,一边却并不建议对方做和自己相同的选择。

>

因为,她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如果没有足够的财力和精力,生下孩子只会加剧痛苦,最后老人过不好,小孩也养不好,这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

而她尽管拥有那些必备的条件,却也在这11年里吃尽了各种苦头,其中种种心酸,也是有口难言,不足与外人道。

所以,在面对记者采访,被问到:“你有没有后悔过?“

盛海琳的回答是:“其实有些后悔了。我当时不知道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如果知道的话,再来一次,我会三思而后行。”

>

只可惜,人生没有早知道,往往只能是作出选择,然后再去承担自己的选择。

>

如今,盛海琳为了自己11年前的选择,付出了她能付出的一切代价;幸而,收获也颇为丰厚,不仅两个女儿乖巧懂事,她也如愿攒到了一笔让孩子衣食无忧的积蓄。

可以说,作为母亲,盛海琳为孩子做得其实已经够多、够好了。

可做母亲的人,心里哪有够了这一说呢?她们永远只想为孩子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

原本,盛海琳对生死看得很淡,但自从有了两个小女儿,她突然开始害怕死亡。她成日担忧着,两个孩子该怎么长大;也成日期盼着,两个孩子快快长大。

如果可以,她想一直看着孩子长大成人,看到她们事业和家庭都趋于稳定,看到孙子的出生……

羊城晚报记者 陈辉

据2月21日北京医保局公布的消息,北京已将16项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医保甲类门诊报销,成为全国第一个将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甲类医保的城市。新政策于3月26日起正式落地实施。该消息引起广泛关注,有不少广东居民询问,广东离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医保报销还有多远?

记者22日从广东省医疗保障局获悉,虽然广东医保没有把辅助生育技术单列出来,但辅助生育可能会使用到的一些治疗、检查手段已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不孕不育患者减轻经济负担。

16项技术项目纳入北京医保甲类报销

北京市医保局、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北京市人力社保局近日印发《关于规范调整部分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的通知》,将16项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北京医保甲类报销范围,新政策将于3月26日起执行。根据通知,此次被纳入北京医保报销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包括宫腔内人工受精术、胚胎移植术、精子优选处理等16项门诊治疗中常见的、诊疗必需且技术成熟的项目。目前,北京具有辅助生殖资质的基本医保定点医疗机构有15家,包括北京协和、北医三院、北京妇产医院等。

“今早有同事在工作群转发了这个消息,引起大家热议。这对不孕不育症患者来说绝对是好消息,可以大幅减负。”中华全国中医药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周少虎22日接受采访时说。

周少虎算了一笔账,以辅助生育中比较常用到的人工授精术为例,该项目平均费用为7000—8000元(不同生殖中心价格略有不同),其中,药费占比为20%,技术操作类项目费用占比为80%;北京将该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若费用按80%报销),意味着将为患者整体减负64%。再以第一代、第二代试管婴儿为例,平均费用为30000—40000元,其中,药费占比为30%,技术项目费用占比为70%;如果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可为患者整体减负56%。

部分患者因高额费用放弃进行试管婴儿

一项在广东省新婚夫妇中进行的流调显示,有14%的夫妇有不孕不育问题,其中,有部分是需要接受辅助生育技术治疗才能生育的。由此可以看出,对辅助生育技术有需求的人群在广东也是庞大的。有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广东进行了超过8万个取卵周期(即完成一次取卵以及后续的胚胎植入),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仍完成了接近7万个取卵周期。

周少虎介绍,辅助生殖技术的费用对于不孕不育患者来说的确是不小的负担,特别是三代试管婴儿的费用平均为六七万元,高额费用拦住了不少想生育的不孕不育患者。

广东省医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师学会生殖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生殖中心专科主任徐艳文表示,根据该中心统计的就诊数据显示,就诊的不孕不育患者中,35岁以下占比为58%,但40岁以上患者呈不断上升趋势(2021年该中心接诊的40岁以上患者超过16%)。在该中心接受试管婴儿治疗的35岁以下人群中,一个取卵周期的累积活产率约为70%,这意味着有30%的患者取一次卵不能成功怀上并诞下宝宝,需要做第二次甚至第三次试管婴儿。而对于40岁以上的女性患者来说,由于卵子的数量和质量骤减,一个取卵周期的累积活产率大幅下降,40岁到42岁为20%、43岁以上则不到5%,这意味着40岁以上不孕不育女性要想成功圆梦可能要做更多次试管婴儿。

据介绍,“第三代试管婴儿”是植入前遗传学检测的俗称,主要适用于单基因病和染色体结构重排的检测,以及胚胎的非整倍体筛查。如地中海贫血是广东省最高发的单基因病,重型患儿需要长期输血治疗,导致家庭经济压力非常大。但进行三代试管婴儿治疗可以同时选择既没有地贫表型,又与重症患儿HLA配型相符的胚胎进行宫腔内移植,从而为重症患儿的脐血骨髓移植治疗提供机会。

徐艳文表示,在临床中,确有患者因为费用问题放弃进行试管婴儿。另外,高龄女性由于卵子质量差,胚胎容易出现染色体异常而发生流产,多次流产不仅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也可能造成宫腔粘连影响妊娠,因此也有患者寻求第三代试管婴儿的助孕方式,即进行胚胎植入前染色体筛查。

记者注意到,在这次被纳入北京医保甲类报销范围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中就包含做第三代试管婴儿时需要用到的技术,比如“胚胎单基因病诊断”“染色体疾病的植入前胚胎遗传学检测”等。

部分辅助生育治疗在广东可用医保报销

上海试管成功率排名

近年来,随着二孩、三孩等配套政策密集出台,人口问题持续受到国家高度关注。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医保的呼声一直没有断过。广东离辅助生殖纳入医保报销还有多远?

记者注意到,曾有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关于‘不孕不育症’辅助治疗纳入国家医保提高人口增长的建议”。对此,国家医疗保障局在答复中表示,医保部门已将符合条件的生育支持药物溴隐亭、曲普瑞林、氯米芬等药品纳入支付范围。同时,在诊疗项目方面,将指导各地立足“保基本”的定位,在科学测算、充分论证的基础上,逐步把医保能承担的技术成熟、安全可靠、费用可控的治疗性辅助生殖技术按程序纳入医保支付范围。下一步,将进一步会同相关部门深入研究完善政策,努力提升不孕不育患者的保障水平。

就在今年的“广州两会”上,广州市政协委员曹志伟建议,精准化制定生育配套支持政策,将不孕不育治疗,辅助生殖医学检查、治疗等相关费用按比例纳入医保范畴。

记者从广东省医疗保障局获悉,虽然广东医保没有把辅助生育技术单列出来,但辅助生育可能会使用到的一些治疗、检查手段已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一定程度上可以为不孕不育患者减轻经济负担。比如,在《广东省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诊疗项目目录(2021年)》中,能看到显微外科输卵管吻合术、输卵管修复整形术、经输卵管镜插管通水术等名列其中。

【观点】

不孕不育确应享医保报销待遇

同样是“输卵管修复整形术”,如果在妇科做就可以医保报销,如果在生殖中心做就是自费。周少虎说,目前大多数医院的生殖中心开出的处方如果写的疾病诊断是“不孕不育”则不能医保报销,但如果是其他疾病则有报销的可能。他表示,疾病不应该有三六九等、科室也不应区别对待,不孕不育作为疾病中的一种,应该像其他疾病一样享受医保报销待遇。

能否提高生育率仍有待观察

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北京医保报销的消息引起广泛关注,网上有不少声音认为,这对提高生育率有积极作用。但相关专业人士对此却持更为审慎的态度。和二孩政策放开后出现的生育小高峰不同,这次三孩政策放开后来生殖中心咨询辅助生育的人数暂无显著变化。“已经生了二孩的妈妈来咨询生三娃比较少,来的主要是已经有胚胎冷冻在生殖中心的患者。”徐艳文说,再生一个孩子关乎的不仅仅是生育这个环节本身,还关乎养育、教育等多个环节,这也是许多家庭考虑再生育的重要因素。

医保能否负担得起有待考量

此次纳入北京医保甲类报销范围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中包含做第三代试管婴儿时需要用到的技术,比如,胚胎单基因病诊断(每个胚胎5050元)、染色体疾病的植入前胚胎遗传学检测(每个胚胎3750元)等。对此,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担心。他认为,按一个取卵周期产生5个胚胎来计算,每个胚胎都需要进行以上检测或诊断,再加上每个胚胎还需要活检(该项目此次也纳入北京医保报销范围,价格为1560元),这样算下来费用相当高,长此以往医保是否能负担得起有待考量。

【编辑:张旭】

[上海试管婴儿哪家医院取卵有麻醉吗]